含羞草实验室所网页观看入口

“人家怎么可能是疯女人呢,秦墨池,搞什么鬼?”

向晚歌可不好糊弄,那鼻子灵着呢。

秦墨池根本就懒得理会,见向晚歌挣扎,干脆直接把人往胳膊下一夹,两人进了他们结婚时的那件新房。

碰的一声,秦墨池关上门。

向晚歌都火了,“秦墨池,发什么疯?”

男人不说话,直接把人往床上一扔,然后就开始脱衣服。

向晚歌就傻逼了。

外面那么多人都在呢,尼玛他们两口子关在房间里算怎么回事?

“三爷,喝多了吧?别告诉我现在想干点儿什么。”

“……”

秦墨池几下就脱了衣服裤子,光着身子走了过来。

向晚歌都要疯了,这个该死的男人有没有搞错?

多情的一族

“禽兽啊,光天化日的,不要脸我还要脸呢。”向晚歌骂完就要走。

秦墨池哪里肯让,长臂一伸,就把向晚歌压了回去。

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来,向晚歌只觉嘴唇都要被他吸破了。

这个男人今天是打定主意要折腾她似的,连亲吻的力度都是从未有过的霸道强势。

向晚歌好不容易找回呼吸,气得大骂:“干什么啊混蛋,爸妈他们都在外面呢,还等着咱们招呼客人呢。”

今天江谨言和苏芷结婚,作为主人却躲在屋里亲热,尼玛,这要传出去了还要不要做人了?

秦三爷显然不在乎。

“主角又不是我们,宝宝,别闹。”

“到底谁他妈在闹?”

“宝宝,又爆粗了。”

“我还就爆了,秦墨池,给我起开。”

身子一动,男人的变化已经十分明显。

“这个混蛋!”向晚歌气得咬牙切齿的。

偏偏某男无关痛痒,眉头一皱:“咱们不出去,人太多。”

“是不想让我跟童越接触吧?怎么?她有问题?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“骗鬼呢?”向晚歌气得在秦墨池的腰上揪,这男人每天锻炼,肌肉长得格外结实,揪都揪不上,于是她就掐。

她又不敢真下手狠掐,尼玛,舍不得,但是这个男人又实在可恶,气得向晚歌真是恨不得咬他两口。

秦墨池从上面看着他家宝宝横眉竖目的小怪样,心里软乎乎的,“宝宝,这脾气真是越来越爆了。”

“呵呵,那也是逼的。”

“不对。”

“怎么不对?”

“是我惯的。”

“臭不要脸。”说着说着,向晚歌的暴脾气也慢慢消了,扭了扭身,她耐着性子问:“说真的,为什么怕我跟童越接触,她到底是什么人呢?”

“想多了。”秦墨池死不承认。

向晚歌咬牙:“真不说?”

秦墨池:“确实是想多了。”

“不说是吧?不说就给我起开,我要出去。”

秦墨池的眼眸一暗:“给两个选择,一,老老实实躺在这里陪我,二,我把干得老老实实躺在这里陪我。”

==!!向晚歌都要崩溃了。

于是她开始反抗,可惜她虽然厉害,她家池舅舅也不是吃素的。

男人和女人的体力天生有差别,秦墨池本就长得高大健硕,平时穿上衣服是十足的衣架子,脱了衣服就是十足的铁汉子。

向晚歌本就处于劣势,被他压着根本就脱不开身。

要说真动手,那也不好,毕竟是自己的男人,哪舍得啊。

“宝宝,看来已经决定选第二了,很好,我也正有此意。”

“好个蛋。”

“又爆粗,不得不罚了。”

很快,向晚歌身上的礼服就被连撕带扯的揪下来。

男人沉腰进入,向晚歌就老实了。

身子被钉住了,她也懒得反抗。

见她乖了,秦墨池的吻就温柔起来,动作却没有放缓。

向晚歌的意识渐渐迷离,身子开始发软,然后就跟他家三爷在床上浪了一个下午。

浪够了又睡了一觉,等向晚歌突然清醒,尼玛,都七点多了。

给丫气得,扑到秦墨池身上连揪带掐的闹了一通两人才收拾整齐出门。

向晚歌的脸火辣辣的,恨不能戴面具。

身旁的男人却神清气爽的,一脸餍足的死样子。

晚上准备的是家宴,其他的客人都走了,就江家,秦家,向家,苏家几家的主要亲戚。

苏芷那边还有外公外婆和两个舅舅。

向晚歌两口子出现的时候家宴正准备开始,大家都已经落座了,江谨言和苏芷正陪着外公外婆说话。

幸好今天的主角是小叔,不然向晚歌真的觉得脸都丢尽了。

男人们要喝酒,开了一桌,女人们聚一桌。

向颖老远就朝向晚歌招手,后者红着脸跑过去了。

秦墨池的视线就一直追着她,发觉他家宝宝的腿似乎有点发软。

三爷很满意。

“死丫头,老实交代,一整下午,跟家三爷干什么去了?”

“呵呵。”向晚歌揉揉太阳穴,“那什么,可能中午喝多了,有点头晕,三爷就陪我去休息了。”

“睁着眼睛说瞎话,自己瞅瞅那小嘴儿。”

“怎么了?”向晚歌用手机屏幕当镜子照了照,“我去 ̄”嘴唇都特么肿了。

啊,丢人!!

“没事儿,看见们这么恩爱,咱妈高兴都还来不及呢,啧啧,没想到啊,倒是把秦墨池那样的男人捏得紧紧的啊?”

“特么别说了成么?”

“成啊,就是很奇怪,们前脚走,杜少秋和那个叫童越的女王陛下也走了呢。”

“女王陛下?”向晚歌还在懵逼:“谁啊那么吊?”

“童越啊!”

“啊,确实女王。”向晚歌想起杜少秋每次看童越那想要咬人又不敢咬的劲儿,就特么感同身受,“杜少秋的日子一定不好过,佛祖保佑。”

两人聊着聊着,隔壁桌就传来苏芷那货的笑声。

哎哟,娇滴滴的小新娘呢,她们两都发现,桌布下面,江谨言偷偷抓着苏芷的小手。

“他妈的,老娘也想谈爱了。”向颖羡慕嫉妒恨。

“老娘也是。”向晚歌是追悔莫及,当初秦墨池都没追吧,特么就嫁了啊,好亏。

“啊对了!”向晚歌一拍脑门,推了向颖一把:“咱们的大计,别忘了。”

  •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