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频蕉app官网下载资料大全

..co,最快更新拐个王爷去种田最新章节!

“子兴,怎如此……”孔甲子的话被赵九打断,朝陈果儿的方向看了眼。

“无妨。”赵九将陈果儿放在地上,大步往一旁的堂屋走过去,他脚步急切,比之刚才逃命的时候也差不多少。

当陈果儿看过去的时候,就见门板咣当一声被甩上了。

陈果儿顿觉心里闷闷的。

明明刚才救她的时候还一副生死相许的,这会又摔门,什么意思嘛。

“们先去休息一下,我去看看。”孔甲子看出了赵九的不对劲,忙跟过去,同时给彩凤和灵犀递眼色,让她们把陈果儿带走。

两人会意,彩凤扶住陈果儿的胳膊,“姑娘,先进去吧,奴婢去打水,姑娘洗漱一番。”

陈果儿想了想也确实是累了,点了点头,回头又看到灵犀手中抱着的孩子。

这会孩子倒是不哭也不闹了,软趴趴的趴在灵犀的肩头,只不过脸色青紫,尤其是嘴唇更是黑紫色。

明显是中毒了。

陈果儿看向朵朵娜,“解药呢?”

清新美女时尚街拍青春活力十足

这只是个小孩子,还是人质,自然不能出了差错,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了价值。

陈果儿打算让灵犀寻个机会,将孩子送回去。

朵朵娜挑衅的看了陈果儿一眼,她对陈果儿的鄙夷加不屑无时无刻不在彰显,看的彩凤和灵犀牙痒痒,恨不得一巴掌呼掉她脸上的傲慢。

陈果儿拦住了两人,平静的看着朵朵娜,“小孩子是无辜的。”

不管怎样,朵朵娜都救了她们这一帮人的命,陈果儿决定不跟她计较。

朵朵娜睇了眼双眼紧闭的小孩,将一个纸包丢出来,被彩凤一把接住。

“和水化开即可。”朵朵娜顿了顿,又道:“们最好也都喝一点。”

而后也不再理会陈果儿等人,转身大步离开。

“且,什么东西。”彩凤忿忿。

陈果儿睇了她一眼,“好了,咱们先进去吧。”

说着走进了其中一间屋子。

彩凤和灵犀满身满脸的鲜血,当然不是她们的,都是定北侯府那些侍卫的血,崩到了她们身上。

两人顾不上洗澡,只简单的擦了把脸,换了身干净的衣服,就赶紧烧洗澡水和弄解药。

很快的彩凤弄来了洗澡水,灵犀也把解毒药粉放在汤里,将小孩子交给下人,并且让他喝了汤,随后也来到屋子里和彩凤一起伺候陈果儿沐浴。

陈果儿看着两人面露疲惫,让她们下去休息,“我一个人洗就行了。”

两人执意不肯,陈果儿也只好由着她们。

“姑娘,那个定北候一脸的抓痕是怎么弄的?”彩凤狐疑的看着陈果儿,“该不会是他自己挠的吧?”

其实她觉得是陈果儿挠的,但这根本没可能,可要说是别人,就更不可能了,那里可都是侯府的下人。

灵犀也满心的疑惑。

陈果儿笑了下,“可不就是他自己个挠的。”

这下两人更吃惊了,连忙让陈果儿讲讲到底是这么回事?

陈果儿简单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“其实开始的时候并不是恨蛊,还记得我让们找的东西吗?”

两人怔怔的点了点头,之前姑娘让她们去找山药。

“山药的皮能让人发痒。”陈果儿道。

山药的皮里面含有植物碱,会令皮肤奇痒无比,当时陈果儿用小刀将最外面一层刮下来,就成了她最开始扬到定北候脸上的粉末。

这年代的人并不知道山药能吃,因此只在药铺中能找到,寻常人不知,但侯府里那个郎中是知道的。

但当时彩凤找到那个郎中,以他家人的性命威胁,郎中不敢违抗,故而有了之前那一幕。

“姑娘知道的可真多。”彩凤和灵犀都对陈果儿赞叹不已。

她们都是习武之人,虽然也识文断字,但知识面并不宽,所以对陈果儿是从心往外的佩服。

陈果儿只是扯了扯嘴角,她的心思完不在这上头,而是在隔壁。

不知道赵九怎么样了?

刚才他也浑身是血,她不能确定其中有没有他的,不过彩凤和灵犀都没受伤,他比她们俩还厉害,应该也不会有问题的吧?

转而又想到危急关头,赵九如同天神般的降临在她身边,一直坚定的抱着她离开,陈果儿的心里就甜滋滋的,热血涌上来,耳尖滚烫。

彩凤和灵犀一左一右的伺候着陈果儿洗澡,突然发现姑娘的脸红了,彩凤还以为是水太烫了,可摸了摸一点也不烫。

难道是着凉了?

彩凤突兀的抬手摸了下陈果儿的额头,撩起的水花溅了陈果儿一脸,也打断了她的遐思。

陈果儿微微侧头,秀眉微蹙看向彩凤。

“怎么搞的,也不看着点。”灵犀赶紧拿过布巾擦拭掉陈果儿脸上的水珠。

陈果儿摆手说没事,接过布巾随意擦拭了几下。

“我就是看姑娘脸这么红,还以为着凉了。”彩凤实话实说。

灵犀这时候也发现陈果儿的脸红扑扑的。

“行了,把衣服递我。”陈果儿开口打断两人探究的眼神,从浴桶中站起来……

另一边,堂屋里,赵九一进门就再也控制不住的一口血喷出来,霎时间顿觉天旋地转,眼前一黑,整个人往地上倒下去。

还好被紧随而至的孔甲子看到,一把扶住了赵九,将他放到床上躺好。

看着赵九双目紧闭,面色青紫,嘴唇发黑,孔甲子忿忿的捶了下床边。

别人不知道这么回事,他却是知道的。

之前他带回来的九子莲花不光封住了赵九体内的蛊虫,同时也封住了他的经脉。

想要强行冲开经脉必定受损,之前他告诉赵九会经脉尽断,是夸大了些。

主要是当时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,况且有他在旁边守着,估计也不会出大问题。

而且即便强行冲开经脉,他也根本没力气动手,然而他却出现在定北侯府内,并且大杀四方。

唯有一种可能,他用了特殊的方法。

其实在孔甲子看到赵九头顶上的银针的时候,就已经知道了,这是一种很邪门的功法:姑苏手。

其实也不算一门功法,最多算是一种手法,一种能在短时间内将内力提升十倍,积激发潜能的手法……

  •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