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香蕉下载官方网站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迦尔一路上回忆着对百里辛的欺骗,这就不知不觉回到了百里辛的门前。

他刚要敲门,门就从里面打开了。

百里辛眼睛晶亮,看到迦尔的一瞬间,登时一喜,拉着他就进了房中。

“我还以为今晚不回来了,没想到一开门就差点和撞了个满怀。”百里辛眉梢稍稍带着笑意,道。

“我去探查了点事情,”迦尔顿了顿,沉声道,“曼斯古奥博士还没死,三号机可能已经把他的精神以信号的形式传输到电脑里了。”

百里辛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“奥,原来如此。我就说看着那个曼斯古奥不像他本人。”

迦尔盯着百里辛白皙光洁的皮肤,眼睛顺着他的脸滑到他微微鼓起的喉结处。百里辛的脖子很长,脖形也很优美。此刻百里辛微微仰着头,将脖子的完美曲线展露无遗。

顺着脖子的曲线下滑,便是两条明显的锁骨线,少年紧致的皮肤裹着顺滑的骨骼,漂亮极了。

迦尔明明不会分泌唾液,可却不由自主咽了口唾沫。

百里辛将迦尔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,眼中的笑意更深。

自从知道自己搞错了人,爱人并不是曼斯古奥,而是从一开始就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机器人后,百里辛总是带着几分尴尬和愧疚。

清纯大眼睛美女露白嫩咪咪好诱人写真

明明知道迦尔给自己的感觉那么熟悉和亲近,可他却每一次都将这个归咎于是爱屋及乌。

每次他看向迦尔,心中还在思念自己臆想出来的这个位面的“爱人”。

因为对方是机器人,他甚至未曾掩饰过自己的眼神和内心。

一想到当初他用看替身一般的眼神不停地注视着迦尔,百里辛就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。

蠢,太蠢了!枉百里辛天天自诩聪明,怎么会这么蠢!这里是机器人三大定律位面啊,机器人就是这个位面的重要组成部分啊。为什么他就是想不到让爱人可能会变成了机器人呢?!

越想越觉得羞愧,百里辛干脆抱着头哀嚎一声,一头栽进了迦尔的怀里,“我到底之前做了些什么呀。”

百里辛这一扑就碰到了自己小腹以下的位置,虽然只是类人类,但是仿真机器人并不是真正的人类。以往只是装饰品的东西,然而在看了成人电影之后,当感受到少年若有似无的接触后,迦尔不合时宜地想起了成年电影里的画面。

当然,画面中的两个人已经自动替换成了自己和百里辛。

这样想着,他身体内的小电流又开始刺刺刺的泛滥起来,连带着小腹下面的某物也开始肿胀起来。

变化之大,连百里辛都觉察到了。

百里辛身子一僵,僵硬地从迦尔身上站正身子,咽了口唾沫。

迦尔死死盯着百里辛,眼中星光闪烁,似有期盼,又似怅惘。

一咬牙,百里辛站起了身。

迦尔眼中光芒顿消,取而代之的是遗憾和自责。

“咔嚓”一声锁门的声音响起,迦尔抬起头,就见百里辛锁好房门,又重新走了回来。

他来到迦尔面前,咬着唇红着脸,像山林中初涉人世的小妖精般,赧道:“不是有100个t的成人电影吗?放出来让我也观摩一下。”

迦尔眼睛霍地大睁,用十分诧异的眼神看向百里辛。

百里辛咳嗽两声,“额,那个。我也到了发育期了,是时候学习一点生理知识。”

迦尔露出一抹极淡的浅浅表情,眼中柔情万千,“主人喜欢看什么类型的?强攻强受,还是强攻美受。是喜欢看温柔型的,还是喜欢看狂野型的?”

百里辛的脸颊更红了,喂喂喂,不要用这么认真的语气和我探讨房中术啊。我*是因为愧疚,真的是因为愧疚才和一起看的知道吗?!有些事情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了!

百里辛伸出手捏着自己的衣服边上,“那,那就温柔型的吧。”什么狂野型的都给我滚一边去好吗?他才不会挖坑自己跳。

迦尔点点头,站起身关上房中的灯,自然地将百里辛抱到自己的腿上做好。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,那擎天一柱就不偏不歪地隔着衣服抵在了百里辛的菊花上。

百里辛欲哭无泪。

黑暗中,两道温暖的淡黄色光芒从迦尔的眼睛中投放出来,在半空呈投射成了一个半透明的屏幕。

宇宙人的成年时间很靠前,像氦克星,在氦克星,十六岁代表成年。而在垃圾星和黑星这种地方,十四岁就代表了成年。百里辛虽然年幼,但实际上已经成年,可以享受生活了。

大屏幕上,还未见到画面,百里辛就听到一道极为绮丽缠绵的呻-吟声响起。

百里辛捂住脸,脸上涨红。

他到底是为什么要提出看成人电影这种馊主意啊,他穿到这个位面的时候,是不是在路上把自己的脑子给丢了?

画面中渐渐出现了人影,一名漂亮的男子坐在床边,神色紧张,脸色潮红的看着前面。

在男子的前面还坐着一个人,但是镜头并没有给那个人一点出场率。这人开始并未出场,但却存在感十足。

因为正是这个男人,在一步步命令男子自我安慰。

画面中,男子羞红着脸自己撩开板正的衬衣,抚摸着自己的的身体。

“主人,”百里辛正满面羞红地捂着脸看着眼前的画面,脑海中自动替代成了自己和迦尔,一想到自己和迦尔作着羞羞的事情,他就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。

全神贯注的百里辛蓦地听到迦尔的呼唤,浑身猛地一颤,声音里掺杂着一丝温热的紧张,“怎,怎么了?”

迦尔伸出手,脱下百里辛的蓝色外套,扯下他的的领结,将衬衣底部从裤子中轻轻拉出来,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,“主人,需要实践吗?”

百里辛涨红着脸,我能说个不吗?

不能。

按照爱人的一贯尿性,就算他说一万遍“不”,在爱人耳朵里也会自动过滤成“要”。

而且真的是真心问我的吗?百里辛仰头乜了迦尔一眼。喂,衣服都给我扯开了,手都伸进去了才问我需不需要实践,是否太过敷衍了一点?

见百里辛红着脸不说话,湿漉漉的两个大眼睛像天上两颗最璀璨的星光,正哀求一般看着自己。

迦尔继续了手中的动作,“主人说爱人有可能是曼斯古奥博士,曼斯古奥是个男人,主人喜欢男人是吧?主人是喜欢做下面那个,还是上面那个?”

百里辛神经一凛,这种捍卫主权的事情,当然一定要提前说明了!

“我喜欢做上面那个!”百里奚呼吸急促,赶紧强调道。

迦尔顿了顿,“原来主人喜欢观音坐莲式。”

百里辛:“……”好吧,就当我什么都没说,继续吧。

我屮艸,信了的话才有鬼了!

温热的手掌在衣服里面游走,百里辛全身酥软,倚靠在迦尔宽厚的怀里。

一边看着影片,迦尔一边与画面中男子同步的速度抚摸着百里辛,“这里也是的敏感点吗,主人。”手跟着画面中的人一样拨弄了一下百里辛的红樱,就听百里辛轻呼,呼吸骤然加快。

“看来是了。”迦尔的声音极轻,低沉喑哑,有一种别样的性感和诱惑。

百里辛享受地将自己摊放在迦尔的怀里,胳膊虚抓着迦尔在自己身上游走的胳膊,眼泪汪汪地看仰视着迦尔俯视的眸子。

他仰视着迦尔,看到迦尔素来僵硬的脸上慢慢勾勒出一抹浅淡至极的微笑。那笑容的弧度很浅,但笑意直达眼底。

百里辛有些痴了,另一只手抬起摸了摸迦尔的下巴,将他拉向自己,贴着他的嘴唇问道:“还有呢?”

迦尔笑了笑,手继续在衣服下面游走。

耳边视频中响起粗重男人的一个下一个命令,“将手含进自己的嘴里,慢慢进入拿出。”

感受着从自己衣服下面抽出来的手,百里辛浑身战栗。紧接着,下一刻,两根手指便轻轻拨开自己的嘴巴,将手叹了进去。

百里辛伸出舌头,舔了舔迦尔那两根修长的手指。

迦尔的手指一顿,随后便开始在他的嘴里轻轻抽动,搜刮过他嘴里的每一个角落。舌头在指尖轻轻舔舐着,触感透过表皮传递到迦尔的脑海中,那感觉,奇妙极了。

不知不觉,迦尔的喘气也开始粗重起来。

低头俯视百里辛渐渐隆起的小腹,迦尔一个激灵,从百里辛口中抽出手指,关闭影像,急促道:“主人,今天的课程到此为止。您刚刚成年,需得循序渐进,请好好休息吧。”

说着他头也不回,打开房门便急匆匆地疾走而去。

房中,百里辛满脸红晕的脸上一脸的蒙蔽。

喂,喂,喂,先帮忙解决完了再走啊!

百里辛苦笑一声,站起身走进浴室。

镜子中的少年此刻脸色酡红,眼神迷离。嘴唇更是微微翘起,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。

他上半身的衬衣已经解开得只剩下一个扣子,斜斜挂在肩膀上,露出了大团乳白色的皮肤。

百里辛捂着脸,他的小腹更是股了起来,明显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。

天呢,我都这样了,居然弃我而去。

迦尔啊!太狠心了。

哭丧着脸,百里辛自行解决起来。

那边,离开百里辛房间的迦尔几步便钻进了一处漆黑的过道里。

他大口喘着粗气,眼中一片震惊,脑海中更是不断回放刚才的画面。

美妙,太美妙了。

见到少年的一瞬间,他一直空荡荡的身体突然就像填满了一样。而今天看到少年露出这样的表情,他更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荡。这种震荡直击他的全身,穿透他的思维,影响到了更深处的地方。

更深处的是什么?灵魂吗?人类不灭的灵魂?呵,真可笑,不管再怎么像人类,再如何拥有人类的语言、容貌、思维,他依旧只是机器人,又怎么会拥有灵魂?

迦尔深吸两口气,想通过思维将这种奇妙的感觉,顺带隆起的小腹压下去。

可尝试了几次,竟然毫无用处。

迦尔疑惑地看向自己肿大的小腹,想起教科书式的影片,慢慢伸手解开腰带,在黑暗里揉动了起来。

许久,他快慰地叹了口气,才从黑暗中走了出去。

“沙加啊,看今天神色似乎不对,外面匆匆走过的机器人是怎么回事?”苍老的总统饮着茶水,看了一眼机器人沙加问道。

“总统先生,昨天有两人两机入侵氦克星。在宙斯首领捕获他们的时候,一人一机逃跑了,另一个仿真机器人归降,另一个人类被看管了起来,他就在旁边的房间里。”

总统心中咯噔一跳,脸上却不动声色,“奥?是什么样的人?竟然敢这个时候来氦克星。”

“主谋应该是逃跑的那名中年男子和那个白色烤漆机器人,被抓住的是名少年,看起来软弱愚笨,不像是主谋。至于他们的目的何在,我只希望他们不是来找总统您的。”沙加温柔道。

“我的手下和旁系有没有漏网之鱼,们不是最清楚吗?他们又怎么会为我而来。”总统冷笑一声,怒道。

沙加点点头,“总统先生说的也对。”

总统冷哼一声,“我要休息了,请出去。”

沙加笑笑,“总统大人,您看,时间会改变一切的。曾经我只是您的工具的时候,您什么时候对我说一句‘请’字了。如今不过是三个月的时间,您就开始尊重起我来了。我非常高兴,非常庆幸有了这次起-义。”

呵!

赶走了机器人沙加,总统气势一收,颓废地跌坐在沙发上。

他花白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抹在头上,神情落寞。

阿尔希,那名少年和阿尔希实在太像了……

他的孩子,阿尔希……

当年阿尔希因为反对推广机器人,被自己流放到了外太空。之后他去了哪里,是否还活着,又认识了什么人,自己一概不知。

阿尔希曾经警告过他,一旦机器人过度使用,人类的未来必定会走上万劫不复的命运。

机器人之父虽然发明了机器人,亥克星人也渐渐使用,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到处泛滥。几乎每个人身边都有一台家庭机器人,商场中也都是机器人运作。

到他这里,为了自己的业绩,也着重加强了机器人推广。也因此,才造成了如今的灾难。

如果他没想过成为历史上最有成就的总统,没想过将星球建造成幸福指数最高的星球,就不会将人类逼到这种绝境上来。

如果他能听进阿尔希的任何一句劝告,可能就不会是今天的局面了。

墙壁突然响起了“梆梆梆”的闷响,将总统的思绪从自责中拉回现实。

总统看向声音的来源,心中一跳,赶忙走了过去。

声音是从隔壁传来的,看似没有规律的敲击声,却又透着某种规律。

总统眼睛一亮,这是已经被淘汰许久的摩斯密码!

这种交流方式起码已经淘汰了数百年,恐怕也只有特意研究的人才会懂其中的含义。而总统先生,就曾经对此做过研究。

“梆梆梆”的声音持续敲击着:总统您好。

总统迟疑片刻,侧倚在墙上,仿佛正在沉思一般,用身体遮挡住镜头:我是,是谁?

我是来自垃圾星的旅人,无意之中被关押在了这里。请问总统先生,机器人□□,您打算如何收场?

一定要和机器人对抗到底,不能答应它们的条件。

它们提出了什么条件?

它们想要获得和人类一样的权利,拥有平起平坐的权利。

比如说?

比如说,它们不能伤害人类,人类也不能伤害它们,它们有权决定自己的生死和未来。我怎么可能答应它们这些,一旦我答应了,百年后人类死亡,机器人却继续生活下去,它们将自己的芯片进行更换,甚至再制造更多的机器人。未来,机器人一定会完全霸占这个星球的。

但是眼下,机器人已经成功了。它们囚禁了您,只要一直囚禁下去,等到们死后,它们不是依然可以霸占氦克星吗?为什么要多走弯路,一定要得到们的认同?这有没有可能说明,在机器人的心底深处,它们依然认可原本的主人,只要主人不同意它们所谓的‘人权’,它们就会有自责感?

总统静默半晌,突然眼前一亮,恍然大悟:谢谢,少年。

怎么知道我是少年?

进中心广场的那晚,我见过,和我的儿子长得很像。

请问您的儿子是叫阿尔希吗?

‘呆瓜’的第一个夙愿,是希望活得有骨气。第二个夙愿,便是知道自己到底是谁。

位面记忆力并没有提及‘呆瓜’的身份,可能是因为太偏离主线,也可能是因为位面系统的问题。总之这几个位面下来,位面记忆传输给他的信息越来越不全面了。

但是通过附着在‘呆瓜’身上,他接手了‘呆瓜’的记忆。呆瓜的记忆深处,有一个名字特别清晰。那个人的容貌已经模糊不清、破碎不堪了,但是那人的声音,呆瓜的记忆里却还留着。

关于这段记忆的画面是一片白,在白色的病床上,一个骨瘦如柴的身影躺在床上,脸上被一团黑雾覆盖,“嘿,宝贝。一定要记得,的父亲叫阿尔希,还有,我爱。”

这位阿尔希父亲死后没多久,呆瓜就被送到了垃圾星。

百里辛通过s419寻找,这个星际叫做阿尔希的总共加起来有五千之多,挨个比对他们的外貌和年纪,百里辛90%肯定,呆瓜记忆中的这名阿尔希父亲,可能就是氦克星现任总统当年流放的儿子。

总统颤抖地敲击着墙壁:是的,是?

我的父亲也叫阿尔希。

总统咣当跌坐在地上,敲打着墙壁:父亲他还好吗?

我想他在天堂,应该很幸福。

总统捂住嘴,泪水“哗”地便顺着布满皱纹的脸上流了下来。

阿尔希,阿尔希。是的在天之灵,将这个孩子送到我面前的吗?

墙壁又“梆梆梆”地响了起来:那么爷爷,不用担心,我是来帮助您的。

  • |